锋哥送:靠6块钱外卖盈利为什么想策反

  • A+
所属分类:成人英语

锋哥送:靠6块钱外卖盈利为什么想策反

任松才是第三方配送商锋哥送的创始人,几年前从一座小城“出逃”,来大城市打拼,他膜拜马云,在后者的“安利”下干了一件距离他最近的事,就是成立了一家第三方的餐饮配送公司——锋哥送。

跟快递一样,餐饮配送也是件脏活累活,好在创业门槛低有的都是机会,他一干就是小五年,期间在业内有了些名气,熟人都爱叫他锋哥远胜于他本名,但他也乐在其中,毕竟,这也算是一张行走的金名片呢。

跟不少第三方配送商一样,他们都是在口碑平台慢慢“生长”出来的,依靠大平台,一度诞生在平台的配送商大城小事百分之百依靠口碑的订单生存,对于刚创业的,手无缚鸡之力前只能先找靠山,就这样,他们成为了较早一批进入本地生活的配送商。

不过屌丝创业就像唐僧去西天取经,你在路上会遇到各种人各种事,这些都会左右你的思考,当通关文牒从白纸到写满密密麻麻的印记,你才会悟出一些道理。

前年,任松才觉得背靠一味地依靠大佬并非长久之计,“倘若我长期依赖平台的流量,很容易出事配送费0元外卖员怎么赚钱,这不妥。”

今年,他的“预言”成真,4月13日饿了么宣布,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分别对其投资9亿和3.5亿美元。口碑CEO范驰表示,口碑的外卖入口将会被保留,入口在支付宝和手机淘宝,但是所有的商家端与配送端的服务会交给饿了么去运营。

不少口碑商户被通知去饿了么开店,另一方面本身拥有强大线下配送优势的饿了么也将为这些商家提供自家配送服务,在这个时候,诸如锋哥送、大城小事、黑手、聚外卖等配送商的服务空间被大量稀释,对他们而言,如此的业务变动,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在慢慢的变化中,不少第三方配送商提前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像滨江的一家聚外卖就在前不久停业了”,当然自身因素也是一部分原因配送费0元外卖员怎么赚钱,但是流量的倾斜当然也是不可忽视的问题。

看到这幅场景,任松才倒是舒了一口气,毕竟他早早地就任性地背靠大佬开始“圈子养鱼”了。

记者从饿了么工作人员处了解到,目前,他们即时配送平台包括三块:自营、第三方团队和众包,在饿了么承接口碑外卖订单后,他们同步与口碑平台第三方配送商进行了沟通,愿意继续合作都将纳入饿了么即时配送平台。

“短暂的合作还是在继续,但这肯定不是长期的策略了,”任松才觉得合作会有终点,他们如果还是依赖平台不放手,下一个“断气”的O2O业务就是你。

不少业内人士觉得,外卖O2O的实质是解决后端的配送和物流执行。任松才觉得自己身处在行业“零界点”上,一方面想依靠大佬,另一方面却千方百计要另谋生路,在这股纠结中也很好的反映出了目前这大批小配送商们的现状,这个行业究竟是温情还是冰霜,还需商榷。

O2O的终点是服务

任松才记得当时刚进入外卖行业的初印象,一个皮肤黝黑,穿T恤球鞋,开着运载外卖的电瓶车穿梭在城市角落的样子。

一边自己找商户合作帮其送外卖订单,另一方面“潜伏”到家乐送里面进行学习,用经验反哺自己的创业项目。到了2011年底,他一直在等的“风”来了,淘点点横空出世,他顺势加入,成为了最早一批入驻的第三方服务商,当时取名:新雷锋哥哥,后改名锋哥送。

后来,淘点点变成了口碑,还多了很多直面的竞争对手,美团、饿了么、百度,这些平台一度都在争夺用户上拼命厮杀,而物流配送这块会交给第三方,“那时候平台流量开始变大,大量的订单都需要第三方配送商来做大量的承接工作,因为店铺自身的送餐人员工作已经饱和”,那时候诞生了大批的配送商。

跟锋哥送一样的配送商们伴随着平台越来越多的“生长”出来,大城小事的负责人曾告诉记者“外送员只要勤劳,肯接单,每个月也可以拿到客观的收入”。

不过很快的,这场无谓的金钱大战越来越趋于理性,外卖平台靠烧钱补贴,抢来了用户,但不久发现,在疯狂的价格战之后,平台还要靠什么来吸引用户呢?

“本地生活服务O2O的核心商业逻辑就是做好服务。”任松才表示,无论如何,有一个达标的服务,然后用户才能够真正频繁来使用。同时,一些不靠谱的第三方配送商也接连爆出“丑闻”,例如安全问题和送餐时间问题,因此,不少平台开始自建物流配送团队,从供应链层面深入到服务的最后一步,实现全链路管控。

据一份公开的资料显示,在2015年基本市场份额确定之后,外卖大佬们的物流战役也正式打响了。美团外卖开启了美团专送,百度外卖有了百度骑士队,京东到家上线众包物流业务,还在今年签下了和达达配送的合作协议,饿了么推出了社会化物流系统“蜂鸟”,当然,最热闹的还是前不久口碑和饿了么的联手,没料到这个消息一出,大堆的争议随之袭来。

他们并没有料到合并的消息会来的这么快,前年在口碑上火起来专送星巴克外卖的“黑手代送”,在跟记者聊天中表示,当时知道消息之后,如果还希望跟饿了么合作,就需要去跟饿了么谈合作协议,意识到不能仅仅依靠一个平台过活之后,他们陆续在饿了么、美团上线,争取最快地迁移自己的配送阵地。

当然,曾经口碑最吸引第三方加盟的就是抛来的免费入驻平台的诱饵,如今这餐免费的午餐不再出现,让问及饿了么有关于第三方配送商的收费情况,饿了么官方仅表示:“我们有一套自己的第三方团队的管理体系”。

大部分外卖平台的物流配送体系大致分成三种模式,即自营、第三方及众包模式,“配送环节会采用分级调度的方式,确保餐品能准时送达给用户,但不是所有的都是先自营再第三方最后众包。”饿了么的工作人员表示。

这份微利可以持续多久?

“虽然大家都不看好配送,觉得是脏活累活,甚至觉得是很重的行业,但是我们依旧可以保持在没有VC投资的情况下长期盈利,不过仅仅是微利。”为了破除大家对配送不赚钱的概念,任松才表示,除创业初期砸钱投入设备IT等等基础建设以外,一段时间跑下来,他们也已经有了正常的现金流,实现了盈利。

“很多从口碑成长起来的配送商其实做的都是代买业务”,锋哥送早期的模式就是入驻在平台提供第三方的餐饮代买代送服务。

分析原因主要来自于几点,首先平台上主要聚集一些中低端的餐饮店铺为主,一窝蜂做配送根本体现不出自己的优势,而且在价格战的打压下,依靠配送根本没办法有营收;其次,一些大品牌像星巴克、赛百味、外婆家等餐饮机构几乎没有入驻这类外卖平台,对他们而言,依靠堂食就可以“丰衣足食”,根本无暇兼顾外卖这波流量,可恰巧的用户却是有代买的需求,如果可以代买这类食品却是是不错的市场,更重要的是,“我们偏向于中高端的餐饮机构,从一开始我们就有配送费,往往购买这类产品的消费者并不会被看起来稍高的配送费所干扰”。任松才表示,累计的配送费就是利润来源。

虽然盈利,但确实是微利。由于饿了么与口碑后端接口打通之后,锋哥送在双平台都有展现。

目前,锋哥送的日平均订单量在200~300单,实际上,这个订单量并不算特别大,但是任松才始终觉得,并不希望业务量过大,因为这会影响效率,配送还是需要把服务做精细。

他表示,订餐的高峰时段通常维持在中午12点到下午1、2点之间,因为大多合作的是餐厅,周一到周五是锋哥送的“空窗期”,大家大多会选择盖浇饭类食品代替大菜,因此,工作日味捷、家乐送的主场,周末风水轮流转到了锋哥送,锋哥送:靠6块钱外卖盈利为什么想策反周末很多客户懒得出门会选择定白鹿、外婆家的外送,即使付运费也愿意。

目前,他们的运费收费标准为2公里内,每单6元,2公里-5公里之间,每公里增加2元,超出5公里后,则按照每公里增加4元收取。“我们峰值最高的时候过了900单。”之后,他们会采取提高运费优选订单的做法,让效益最大化。据了解,配送员的月收入几乎可以超过4千元。

另一家“专心”代买星巴克的配送商黑手代买的玩法会更加不同,“目前我们还是坚持只做星巴克的代买,跟峰哥送一样把服务做精细,”黑手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的特点在于不收取配送费同时饮料也不加价,“除非我们忙不过来了才会看情况收取配送费,调节订单量。”

很多人好奇他们如何赚钱,黑手则用了一个相当机智的玩法,“利用星巴克的会员制度,我们做的是资源整合,选择最优买法。”简而言之,黑手应该经过了周密的算法,利用星巴克会员卡买送的功能,制定出一套可以获利的买法。

“大多数像我们这样的小公司还是以代买为主,因为餐馆派单都需要第三方具有IT基础,一般小代送没有这样的承接能力,像达达、生活半径这类比较大的才可以。”任松才觉得,当外卖平台开始越来越多的自建自营的配送团队之后,像他们一样的代买公司都会“亚历山大”,以饿了么为例,或许未来像外婆家这类大型餐饮机构会签约入驻,很自然订单会优先给蜂鸟来解决,因此,需要代买的餐厅会减少,既然量少,在大平台的巨大的订单量之下,有这些小公司承接的代买业务将会变得无足轻重。

做自己的跑腿业务

在前不久的517饿货节上,饿了么又创造了历史新高,日订单量突破470万单,同样在5月,美团外卖日订单量已突破400万单,商家覆盖量为60万。

这些数据纵然很光鲜,但任松才觉得这种数据浮夸且无力,“美团、饿了么都在抢市场,他们用的是资本的玩法,跟我们不一样,逻辑就不一样,”他觉得一味的想着订单量,但事实上不赚钱根本没意义,“传统饿了么以订单叠加为导向的评判是错误的,绝对是以利润为导向。”

为了不被大平台捆绑住,任松才并没有一拍脑袋去干to B的业务,目前他们开始从公众号着手,做一个简单的订餐平台,锋哥送选择缩小范围,放弃单个小店,与知名连锁餐厅合作,并以火锅、烤鱼、烧烤等餐品的配送为主,发展更专业化和标准化的配送服务。

“我们的自营平台是在2014年中旬上线的,会与一系列比较知名的连锁餐厅、火锅店、烤鱼店等进行合作,订餐平台和配送服务一体化。”

盈利模式方面,商家返佣、入驻平台的加盟费以及配送费是主要收入来源,任松才还表示之后会利用餐具打广告,赚取一定的广告费。

不过,之前的挂靠在平台的to B业务依旧进行中,两条线同时发展。

除了订餐配送之外,锋哥送平台还增加了两项业务。一个是同城配送业务,把范围从餐饮扩展到一切于生活服务相关的配送服务,提供代买代送服务。用户可以在平台下单填写物品、地址以及额外要求等信息,快递员会帮你配送到家。值得注意的是,这项业务既有平台的快递员全职服务,普通用户也可以注册抢单,根据自己的情况配送合适的订单。

另一个是代办跑腿业务,这方面,任松才策划了好几期“节目”,有个男孩暗恋一个女孩,请锋哥送代理传达爱意;又例如老婆感觉到有小三威胁,让锋哥送代为跟踪做“马仔”;当然,也代理跟人道歉的业务……“只要不违法,我们都可以代做。”这项服务刚刚推出不久,目前依托于微信平台和电话咨询。任松才表示之后会将这项业务独立出来开发新平台。

不光锋哥送,像黑手这些都开始了自己的新业务,从微信公号开始到自建平台,他们正在一步步从平台“解绑”,不过,他们目前还没有到达达、生活半径这样的体量,他们还是需要通过招商有较快的营收来反补他们IT系统,当系统成熟这些看似很重的行业才会走的更快。

本文”锋哥送:靠6块钱外卖盈利为什么想策反”为卖家资讯编辑编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转载于:卖家资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