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英语专业毕业后可以当老师吗:23岁的211本科毕业生,决定去当保安

  • A+
所属分类:商务英语
摘要

如果是真的,23岁,还是211大学本科毕业,为什么会想到来做保安呢?面试现场,姜永富迫不及待地问出了心里最好奇的问题:这么年轻,还是名牌大学本科毕业,为啥要来做保安?赵小辰回到门卫室,继续复习考研英语和其他专业课程。老师们也逐渐传开了,“保安队新来了一个年轻人,重点大学毕业,一边上班,一边在准备考研”。在他读中学时,姐姐专科毕业,开始工作赚钱。

2月13日,虎年春节复工后的第一个周末。

在查看新一年应聘者资料时,成华区成都职业技术学校(原成都市建筑职业中专校)保安队队长姜永富大吃了一惊——

一份应聘保安的个人资料里,赫然写着:男,23岁,某211高校毕业。

姜永富干了5年保安工作,今年47岁,他手下7个保安,最高学历是高中毕业,年龄普遍40+。

他有些捉摸不透:这上面的资料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是真的,23岁,还是211大学本科毕业,为什么会想到来做保安呢?

▲下午四点半,赵小辰(右一)在门口执勤

23岁

四天后的面试现场,姜永富见到了这位23岁的应聘者。

面试前,姜永富还托学校的老师在学信网查询了,应聘资料不是假的,学位证、毕业证也都不是假的——赵小辰,23岁,毕业于川内某211大学,林业高新技术及管理专业。

面试现场,姜永富迫不及待地问出了心里最好奇的问题:这么年轻,还是名牌大学本科毕业,为啥要来做保安?

应聘者是个一米八的瘦高个,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背着一个淡蓝色双肩背包,即使后来穿上深蓝色的保安服,但在姜永富看来,依然压不住身上的学生气。

对于姜永富的提问,应聘者反过来确认了有且仅有的一个问题:

“我在日常工作闲暇之余看书,会不会对工作造成影响?”

“看书?看什么书呢?”

“复习考研的书。”

姜永富一下就反应过来了,面前的这个小伙子,可能是想一边工作,一边考研。他一口答应下来:“没有任何问题,我们十分欢迎看书和学习。”

整场面试,没有超过五分钟。23岁的赵小辰与姜永富一拍即合,正式加入成都职业技术学校保安队,也成为了队里年纪最小的保安。

12小时

2月14日,清晨6点,成都冬日的夜色还未褪去,校园也还在一片宁静之中,赵小辰正式上岗了。

和其他保安同事不同,除了一个略微掉漆的浅白色保温杯,他的身上还背着一个背包,里面装着考研资料、多色中性笔和平板电脑。

▲ 保安室里赵小辰的背包

赶到门卫室的时候,还不到6点半,赵小辰坐下来,翻开了《考研英语词汇》,温习前一天的英语单词。

这是一本比一般的旧书还要旧的《考研英语词汇》。英语是赵小辰的弱项,这本词汇书,他已经翻看了六七遍商务英语专业毕业后可以当老师吗,内页里全是各种颜色的勾画痕迹,书页都起了毛边。

▲《英语考研词汇》

商务英语专业毕业后可以当老师吗

温习20分钟后,赵小辰赶到学校食堂吃早餐。此时差不多7点,走读的学生们陆续到校,赵小辰回到门卫室,手持防暴棍,戴上头盔,开始执勤,查验证件,提醒学生们扫健康码、戴口罩。

8点半,教室里传出朗朗读书声,校门口也安静下来。赵小辰回到门卫室,继续复习考研英语和其他专业课程。

接下来,上午11点半,食堂就餐;下午4点半,放学执勤,下午6点半,下班——这是在学校里工作的一个明显特点,一天当中的每一件事情几乎都可以精准地定位。

▲下午四点半,赵小辰(右一)在门口执勤

通常情况下,下班后的赵小辰不会直接回保安队宿舍,在距离门卫室100余米处,就是学校的运动场。只要不赶上下雨,赵小辰下午经常会在这里和学生们打一场篮球,然后才背上包回到宿舍。

▲成都职业技术学校运动场上的同学们

学生们对他倒也不排外,一来年龄差不了几岁,都算同龄人;二来学生们也听说了这个年轻的保安是重点大学毕业的,在准备研究生考试。跟姜永富一样,大家先是惊讶,后是佩服,偶尔还有学生跟他打听大学里的一些情况。

老师们也逐渐传开了,“保安队新来了一个年轻人,重点大学毕业,一边上班,一边在准备考研”。不少老师走到校门口的时候,还会特意来问问情况,并不忘鼓励几句。

保安队里有个爱学习的大学生,姜永富也特别自豪,很多时候,即使不该这位队长值班,他也溜达到门卫室,有意无意地帮赵小辰顶一顶工作,“年轻人,多读书是好事……我在我能力范围内,多做一点(工作)都没问题,给‘娃儿’多留一点考研学习的时间。”

遇到有熟识的学生路过校门口,姜永富也不忘指着赵小辰叮嘱来往的学生:“你们要向这个哥哥看齐,刻苦努力,珍惜学习机会”。

面对夸奖和鼓励,赵小辰在心里一遍一遍提醒自己:这不是一个草根的励志故事,这也不是一个保安考研的故事,而是一个“二战”考研人当保安的抉择。

20年

对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来说,人生意味着什么?

这个问题,赵小辰的答案是,至少不应该是20年的房贷。

2021年毕业前夕,赵小辰接到了父亲老赵的电话。

电话里,老赵跟儿子商量,家里凑钱在绵阳高新区买了一套90多平米的房子,希望赵小辰能在毕业后尽快找一份稳定的工作,然后开始还房贷,结婚生子,“人生从此进入正轨”。

知子莫若父,知父也莫若子。20多年来,父亲留给赵小辰的是一个传统而固执的严父形象——很少与孩子们谈心,总是默默地付出。

对于老赵的做法和对自己的期待,赵小辰丝毫不意外,也很理解。

有了一套房和一辆车,儿子就有了成家立业、娶妻生子的基础。这是老赵对当下老家婚恋市场的个人理解,也是他能为家庭、为孩子做出的最大奉献。

2021年6月中旬,在父亲的再三催促下,赵小辰向实习单位请了一天假,匆匆坐上了回绵阳的高铁。

马小江还有一个年长七岁的姐姐,为方便姐弟俩相互照应商务英语专业毕业后可以当老师吗:23岁的211本科毕业生,决定去当保安,父亲还特地将两套房子选到了同一栋,姐弟俩仅相隔两层。房子共90多平米,总价70万,首付给了近30万。

赵小辰粗略算了笔账,余下四十多万的房贷,他若从23岁开始还,还完已经差不多43岁了。

对于父亲送给自己的这份毕业礼物,赵小辰高兴不起来:回老家,找个稳定工作,按期还房贷,择时娶妻生子,这是父辈理解的圆满人生,但这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但他也很难拒绝。当天他回到绵阳时,姐姐和母亲已在中介处等候多时,父亲老赵还在几十公里外长虹集团的仓库里扛货包。

商务英语专业毕业后可以当老师吗

这是一个属于全家人的喜悦时刻,也寄托着全家人对这个小儿子的殷切期待。他不能破坏气氛,更不应该辜负期待。

30多份合同,赵小辰一一签名,落下了鲜红的手印。

540分

赵小辰的老家,在遂宁一个小乡镇上。

从7岁开始,他就成为了小镇家长们眼中“别人家的孩子”,每次新学期开学,他都会举起鲜红的奖状,咧嘴站在前排。

但从初一开始,之后的6年中学时光,他开始受困于英语。

初中三年,虽然仍然能考进前几名,但赵小辰只分进了平行班,隔壁就是同年级的重点班,赵小辰的总分,和重点班的第一名相比,刚好差了大半个英语试卷的总分。

初中毕业时,虽然他也考上了高中,但小镇所属的县城有5所高中,如果按家长们眼中的“好学校”从高到低排序,赵小辰最终考入的那所高中,排名倒数第二。

高中又跟英语死磕了三年,也没能补起来,高考英语满分150分,赵小辰只考了59分。

比较幸运的是,凭借数学和理科综合的优势,赵小辰最终还是取得了540多分的总成绩,高出当年一本线40多分,成功考上四川省内一所211高校,林业高新技术及管理专业。

这是2017年的夏天。从小县城跨入大学校门,未来会是什么样,18岁的少年还不得而知。

直到大二,同校师兄很偶然的一句话,彻底在赵小辰心里掀起了一场巨浪。

当时,赵小辰正在协助自己的博士老师做课题。师兄在聊天时无意提及,带他们的博士老师还在准备深造。

如今再回忆那种感觉,像是胸中点燃了一团火,也像是一池春水里扔进了一颗石子,一个此前不曾有过的梦想,自此再也无法安放——

“我很羡慕我的老师,她的起点,可能是我梦寐以求的终点。我也想知道,在升学的道路上,我能走多远?”

也是从那一刻起,赵小辰的目标前所未有地明晰起来:想考研商务英语专业毕业后可以当老师吗,想继续读书,想做学术,以后最好能在高校里有一个自由而丰富的工作和生活。

与家人一两个月一次的电话交谈中,赵小辰透露了考研的想法,没有遭到强烈的反对,但也没有得到明确的支持,父母口头上传达的意思,还是希望他本科毕业就能找个稳定的工作。

2代人

父母的想法,赵小辰是理解的。父母的不易,他也从小就知道。

在他幼时印象里,父亲常年辗转广州、成都、浙江等地打工,做过厨师,安装过家具……赵小辰和姐姐,都是由在家务农的母亲一手带大。在他读中学时,姐姐专科毕业,开始工作赚钱。

这个弟弟也又争气又懂事。考上大学后,赵小辰除了大一向家里每月拿过生活费,余下三年,全靠自力更生:寒暑假去农业公司销售种子、肥料,周末到学校周边餐厅洗碗、端盘子。

每年的学费,家里还是照常给,但赵小辰心里很有数,“我如果缺钱向家里要,他们也会给,但我自己挣的钱,能维持日常开销,就不想给他们增加太多负担。”

刚刚过去的农历虎年新年,赵小辰回了趟老家,发现父亲经常坐在凳子上揉脚。追问之下,妈妈和姐姐才透露,父亲工作时脚被砸伤,在家休息了一个多月,而这一切,家人都默契地达成了共识,没有告诉正在备战考研的赵小辰。

他端详起眼前的父亲:虽然还不到60岁,但一米八三的大个子,背已经驼了,宽厚的肩膀也有些塌了,两鬓有三分之二的头发也白了。

那个瞬间,赵小辰又心痛,又自责,觉得自己是应该找个工资稍高的稳定工作了,“他们已经辛苦了几十年,我作为儿子,不该让他们还这么辛苦。”

但是,想到一眼望到头的“房奴”生活,赵小辰还是犹豫了。思考再三,他决定在考研路上“再战”一次。

商务英语专业毕业后可以当老师吗

对于这个决定,父亲没有和他争吵,只是无可奈何地叹息。

赵小辰心里也很难受,向父亲作了保证,“考研的生活费、学费,我自己承担。”

但房子已经买了,如果赵小辰继续考研,还得考虑房贷的问题。最终,老赵提出了折中的解决办法:绵阳买下的房子先租出去,租金冲抵一部分房贷,不足部分再由老赵的工资来负担。

临行前,父亲叮嘱赵小辰:“毕竟(你)还年轻,如果能解决好自己的问题,就去闯一闯吧。”

457万

小镇少年在英语科目上吃的亏,延续到了大学四年。

四年里,班上大部分同学陆续通过了英语四六级考试,由于对听力的恐惧,赵小辰一次都没有去报过名。

但想要通过研究生入学考试,英语是赵小辰无法回避的科目。

大三下学期,班上约四分之一的同学都在备战考研,赵小辰也一边在实验室工作,一边备考,专业课他都很有信心,备考主要是针对英语。

▲赵小辰在实验室做实验

当时,他锁定的目标学校有三所:云南大学,新疆大学,海南大学,专业都是生态学方向。

然而,生活跟他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初试前两个月,各大高校研究生院相继公布招生简章商务英语专业毕业后可以当老师吗,赵小辰选的三所学校都更换了专业书籍。

这对考研人来说,意味着从头再来。

然而时间只剩两个月了,想重新吃透新的专业书籍谈何容易?思考再三,赵小辰报考了专业书籍相对简单的新疆大学。

不过,考研的激烈竞争程度,还是让赵小辰始料未及。2022年,全国研究生报名人数达到457万,较2021年增长约21%,创历史新高。

2021年12月26日,走出考场的那一刻,赵小辰就有了不祥的预感。

忐忑两个多月后,2022年2月22日,研招成绩公布,赵小辰第一时间在手机上做了查询:总分260分,政治50多分,专业课170分左右,英语只有30多分。

这意味着,他无法“上岸”。

2份工作

现实的问题摆在了面前:到底是继续考研,还是找工作。

如果要找工作,对赵小辰来说,倒也不算难事。2021年,还在备战考研期间,有朋友推荐过央企的应聘机会,赵小辰婉拒了。

2021年7月,在成都某医院信息编辑部实习期间,还有领导询问他是否愿意获得一个正式的岗位,甚至允许他考非全日制研究生,赵小辰也委婉谢绝了,“当时英语单词也背了,专业课也复习一轮了,突然让我放弃,有点接受不了。”

如今考研没能成功,是否就该找个工作了呢。赵小辰还是有些不甘心,“虽然首战失败,但如果现在打退堂鼓,就意味着我这两年的付出没有任何意义。”

他想再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

按他的规划,2022这一年,上半年仍以考研为重、工作为轻,到九月、十月份,再脱产全身心备考,“好歹再战一次,如果还是失败,那就再说工作的事情。”

商务英语专业毕业后可以当老师吗

什么样的工作能让自己相对有更多时间精力备战考试呢?赵小辰想到的是保安。“保安没有技术门槛,上手快,工作内容单纯轻松,能挤出更多时间备考,再加上包食宿,即使收入低一点,也够基本生活。”

2021年12月笔试结束后,赵小辰先后投了三十多份简历,其中二十多份简历目标都是安保岗位。

一米八,二十出头,还有本科学历,这样的条件要找份保安工作,显然不是难事。

一家五星级酒店很快就录用了他:保安岗,工作时间分为早8点晚8点两班倒。赵小辰选了夜班,“夜班事儿少,会较少被打扰,而且晚上看书安静。”

具体的工作内容,就是在监控室里看监控,留意墙上一排排发光的屏幕,时刻关注外来人员、电梯故障、报警器火情等。

听起来是很简单,但毕竟是五星级酒店,对安保的要求也很严苛,按照要求,赵小辰需要一直盯着屏幕看,这自然也就无法沉下心来专心看书。“而且监控室环境封闭,这种情况下呆久了,人太压抑了。”

干了两个多月后,2022年1月,赵小辰辞职了。随后,他被成都职业技术学校录用。

1/3

从入职至今,赵小辰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工作了刚好一个月。

熟悉的校园环境,年纪相仿的同学,包容鼓励的老师们,处处照顾他的保安队长,相对单纯规律的工作,赵小辰对眼下这份保安工作很满意,“很适合备考”。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二战”之路能够平坦。

从1978年逐步恢复研究生招生制度后,最近20余年的时间,研究生队伍以惊人的速度急速壮大。

官方数据显示,2004年,研究生报名人数95万,此后近十年增长平缓,2013年至2015年,甚至出现了报名人数下降的情况,随后连年增长。到2022年,全国研究生报名人数升至457万,报录比(报名人数/录取人数)近三年一直高于3.1。

换句话说,约三个考生中,只有一个人能成功“上岸”。

当赵小辰在20平米左右的门卫室里啃英语词汇时,还有数以百万计的考研人,隐藏在大学图书馆、自习室、单人出租屋里……他们和赵小辰一样,正为2023年研究生上岸而战斗、再战。

▲赵小辰在保安室复习

如果下次还是没能成为那个幸运的“三分之一”呢?赵小辰也不是没有想过,“如果拼过了仍不成功,肯定很遗憾;但如果直接放弃了,那就是一辈子的后悔。”

一个月来,除了保安队,赵小辰在学校里熟识的人还不算多。但在学校的广播里,他已经找到了一个每天都会如约而至的“老朋友”。

这是每天清晨的6点50分,在赵小辰去食堂就餐的路上,他最喜欢的歌曲——《起风了》,都会准时通过校园广播在校园上空萦绕——

“从前初识这世间/

万般流连

/看着天边似在眼前/

也甘愿赴汤蹈火去走它一遍……”

在赵小辰听来,这是“老朋友”在日复一日地提醒他,“青春正年少,如果心里还有梦,就加紧追。”

注:应受访者要求,赵小辰为化名

红星新闻记者 李宇欣 殷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